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明升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明升

明升:彭文生:建议增加财政赤字弥补社保缺口

时间:2019/1/6 13:54:41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14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“2019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年会”于2019年1月5日-6日在上海举行,论坛由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、虹口区人民政府主办,主题为:大国博弈下的中国抉择。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、光大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出席并演讲。  现在社保缺口越来越大,彭文生提出了两个弥补方式,一个...
“2019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年会”于2019年1月5日-6日在上海举行,论坛由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、虹口区人民政府主办,主题为:大国博弈下的中国抉择。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、光大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出席并演讲。

  现在社保缺口越来越大,彭文生提出了两个弥补方式,一个是增加财政赤字,例如有人说的划拨国有资产到社保中;二是增加新一代人社保缴费,降低贫富差距。那么是增加财政赤字还是增加社保缴费?彭文生判断,全球老龄化国家基本是走向财政赤字弥补社保缺口。

  但他也表示,社会保障一旦建立起来,想改变想降低很不容易,虽然欧洲面临种种债务问题,但是社会福利还是越来越高;美国特朗普有很多政策雷厉风行,但是想废除奥巴马的养老保障很难;中国现在社保缴费争议暂缓,但实际上是把问题留给下一代。

  彭文生称,现在这一代人占了太多资源,有社保,有金融资产,又有房地产,下一代负担太大怎么办?怎么持续?他认为有两个路径:

  一个是技术进步,可能在三四十年后,财政赤字扩张不是问题。

  另一方面,如果技术进步不够,政府财政扩张会导致通胀,通胀稀释债务,保持老一代人持有资产下降。他表示,“老一代人通过社保占下一代人便宜,但是通胀上升,会促使老一代人持有金融资产会下降,这是一个自我平衡。”

  彭文生认为,这种自我平衡是有利于社会贫富差距减少,因为社保是中低收入阶层,金融资产下降不利是社会富有阶层。

  以下为演讲实录:

  彭文生:各位早上好!刚才连首席对目前经济形势、货币政策、财政政策、宏观政策做了一个系统的全面讲述,很多观点我都同意,我从相对长期一点视角谈谈财政和金融关系。对于宏观经济格局,对于我们看未来大类资产走势有什么样的看法。

  我们看一下历史过去几十年一些大的周期轮回。从宏观平衡角度来看,50-70年代,宏观经济的主要问题是通货膨胀,金融是稳定的,贫富分化也是比较小。80年代过去三四十年,我们遇到资产泡沫、贫富危机,未来我们会看到资产泡沫下降,资产估值下降,通胀起来一些。金融稳定、贫富分化降低,背后逻辑是什么?一个是实体经济方面,经济波动两派,根本性分歧一派认为经济波动,包括短期、长期波动,取决于实体层面的人口、技术进步。另外一块,凯恩斯的观点,金融、货币对于经济波动产生很大影响。我们总结过去几十年这两个层面都在发挥作用,这两个层面是相互交织、相互促进。在未来走势,这两个层面又是相辅相成、相互交织。

  50-70年代,育儿负担,储蓄低,均衡利率比较高,同时宏观政策框架下,政府干预经济,财政货币赤字化,一个是负担重,供给不足,一个是财政赤字货币化,都促进通胀上升,同时利率高对金融资产估值有一个影响,政府干预增加,政府财政调节收入分配功能增加,全球贫富下降。过去40年人口红利、供给重组,储蓄率高,大家寻找投资机会,带来资产估值上升,同时金融自由化,金融信贷扩张,房地产作为信贷抵押品,相互促进带来金融顺周期性,促进债务问题,同时财政调节收入分配功能有所下降。这两个因素导致了我们讲的资产估值太高,金融风险贫富分化。

  现在看未来怎么看?过去是育儿重,养老负担和育儿负担对于储蓄影响怎么样?相信大方向是一致的,但是老年人消费率和小孩子相比可能不是那么高。老龄化对储蓄影响可能需要我们进一步研究,但是大方向是比较清楚的。同时,宏观政策框架下加强金融监管、财政扩张,看到2008年以后全球加大金融监管,看到了美国经济在比较不错状态下特朗普减速财政扩张,我们2019年财政扩张大幅度增加,这是短期的调节,是中长期方向性转变。我的观点可能不仅仅是调节问题,可能是财政和金融相互之间平衡大周期转向的开始。它的未来含义,从宏观经济、通货膨胀到金融与资产估值,到社会分配公平,都有很大影响。这是生产者对消费者的通胀关系,生产力越多整个经济供给能够越强,通胀越低。这里面为了对CPI通胀方向更好理解,生产者、消费者这个越往下越高。

  人口红利推升房地产价格,生产者和消费者比例上升,实际房价上升。单纯从人口红利角度来讲,可以看到美国、日本实际房价最高点是不是过去,这个问题要思考。从美国股市标普500来看这个人口年龄结构,美国股市估值太高了,高储蓄人群相对低储蓄人群未来还有进一步下降的趋势。主要经济体方面已经进入老龄化,人口红利消退阶段。美元是国际储备货币,大家追求美元资产,拿什么获取美元资产拿商品和美国交换,所以我们是顺差,从人口结构来看另外一个解释,看人口红利相对强弱,人口红利越大供给能力越强,更倾向于出口国。中国人口红利最强,看七国集团里面目前为止,其他国家相对来说供给能力更强,这是人口结构来解释为什么美国是贸易逆差,其他国家是贸易顺差。随着人口结构变化,中国和美国差距会减少,未来国际贸易或者是资本流动格局也会发生比较大变化。以上看的是人口结构因素。

  从金融顺周期性来看地产的相互促进。这次我想提醒大家关注一点,美国经济周期很多人认为这次复苏到了比较晚的阶段,有一些人担心是不是2020年美国进入衰退,但是看金融周期美国这次上升,这个幅度是非常温和,信贷扩张和实际房价上升非常温和。我们会不会出现金融周期上升幅度对历史来讲有明显下降,这是因为什么?有两个因素促使我们相信美国金融扩张和过去周期下降,第一,2008年以后加强金融监管,信贷扩张能力受到限制。美国信贷条件是比较紧的。第二,财政扩张。经济不是很差的时候搞财政扩张,带来货币紧缩。我们可能处于一个不是简单周期波动率问题,我们可能处于政策框架、政策导向的变化所带来超越周期,超越短期经济周期波动财政和金融关系变化。

  相互叠加的影响在过去人口红利阶段和政策框架有关。过去宏观政策框架过去30年,第一目标是控制通胀。60、70年代高通胀全球经济深受高通胀之害,大家反思宏观经济最大不平衡就是通胀问题,所以控制通胀是第一要务。但是恰恰过去30年人口红利阶段通胀本身不是问题,就是政策目标搞错了,政策目标制定停留在六七十年代思维,而八十年代基本宏观面改进,导致货币宽松。

  第二叠加效应,人口红利是青壮年人口多,青壮年人口偏好比较高,金融自由化使得金融监管不到位,金融监管不到位和年轻人口高风险偏好结合起来,使得信贷扩张难以受到控制。现在看人口红利消退,通胀弹性会增加。同时,人们风险偏好下降,老年人风险偏好下降,这个时候加强金融监管,加强金融监管和投资整体风险偏好下降,使得金融扩张速度会下降,这是叠加效应。很多时候政策是建立在过去经验教训总结基础上,基本上也在发生变化。这里面我想讲财政问题,为什么财政有一个超越周期扩张,人口养老负担有关。第一,政府主导的“现收现付”制度。社保缺口越来越大,人口老龄化,养老金人越来越多老龄化了,缴费人越来越少了,所以社保缺口就很大。缺口怎么理解,社保缺口是当代人的资产,没有缴纳但是你享受保障,这是我们的无形资产,下一代人的负债,这个缺口怎么弥补,这是下一代人问题;第二,私人积累资产“基金积累”制。政策推动带动强迫储蓄或者是引导储蓄这样一个机制;第三,私人积累资产,比如房地产。

  现在问题是这一代人占资源太多,基金积累制金融资产估值很高。看美国金融资产对GDP比例,大家可以看数据,50-70年代比较稳定,80年代以后到现在,美国金融资产总体价值GDP大幅度上升,这是美国经济证券化和金融资产估值不断推升结,房地产是中国很突出例子。这一代人占资源很多,社保是缺口,同时有金融资产,又有房地产,下一代人怎么办,怎么平衡,怎么调整,我认为触发调整因素就是如何弥补社保缺口。


  弥补有两个方式,一个是财政赤字,中国有人说划拨国有资产和社保。宏观经济方面经济增长,促进消费,物价增长,贸易顺差。降低贫富差距,因为社保总体来说中低收入家庭是带有社会转业支付性质,如果增加缴费降低养老保障,对于消费者当前经济增长,促进物价下降,同时储蓄总体上升,对金融资产估值是有利的,但是加大贫富差距,减少中低收入阶层。怎么弥补缺口?增加财政赤字还是增加社保缴费。我自己判断全球老龄化国家,是走向财政赤字弥补社保缺口。这个社会保障一旦建立起来,你想改变,你想降低是很不容易的,我们看到欧洲的情况,我们看到美国特朗普很多政策雷厉风行,但是想废除奥巴马的养老保障,这是很难。中国社保缴费争议,现在是暂缓,实际上我相信长远来讲,更多是把问题留给下一代。

  下一代问题怎么持续,下一代负担太大怎么办?有两个路径:一个是技术进步。三四十年之后今天财政赤字扩张不是问题。如果技术进步不够怎么办,技术进步不够政府财政扩张会导致通胀,通胀稀释债务,保持老一代人持有资产下降。老一代人通过社保占下一代人便宜,但是通胀上升,会促使老一代人持有金融资产会下降,这是一个自我平衡。这个自我平衡是有利于社会贫富差距减少。因为社保是中低收入阶层,金融资产下降不利是社会富有阶层,这个是我讲的看远一点,财政扩张大的逻辑,从人口基本结构来看未来。以上是我讲的一点对长期问题的思考,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。

相关评论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明升)